青春的磋跎
2007/01/25
  介紹
美國小說<謀殺的解釋the interpretation of murder>,
作者叫賈德‧魯本菲爾德jed rubenfeld。
我對賈德沒認識,只知他是耶魯教授,
小說類型屬推理,劇情枝葉豐富又通俗流暢。

本人非推理迷,
感興趣只因作者將弗洛伊德與門生榮格訪美的歷史經過
用來穿插虛構情節推展故事。
加上主角一直執迷怎樣詮釋沙士比亞一句to be not to be...的秘密,
令原有的推理色彩添加精神分析與古典文學交叉感染的氣氛,
構思"幾有諗頭",可以一讀。

堅盧治ken loach導演的
<吹動大麥的風the wind that shakes the barley>好堅!

雖然我對愛爾蘭歷史認識膚淺,
不過好電影總能跳出狹隘。
裡面有政治、有屠殺、有出賣,
當然最後就是人捲進民族爭鬥風暴後所摧生的無限悲痛,
背景涉及愛爾蘭獨立運動、愛爾蘭共和軍還有分離主義。
近年電影已經變得過度花巧,有姿勢無實際,
內容不是賣弄小聰明,就是義無反顧地去愚蠢。
像堅盧治一樣擺明政治與社會批判作風的導演少之又少
(又有幾多人真心而又有勇氣去將信念貫徹呢!)
而且有實力、有膽量(影片被評擊出賣英國)
總之一句到尾,老馬有火,好嘢!

英國大作家毛姆w.s.maugham小說<面紗the painted veil>
荷里活有同名改編電影推出。
主角有Edward Norton、Naomi Watts,還有黃秋生客串。
原著剛剛賣到,故事環繞一個細菌學者與紅杏出牆的妻子。
我是毛姆迷,手頭的日本小說自然要讓路。
*電影版官方網站:the painted veil



另台灣作家朱天心寫的貓書<獵人們>有大陸版,
原台版由印刻出版,有點貴,每次都忍手齋打書釘。
朱天心是名家,亦是大作家朱天文妹妹。
我看過她的<古都>、<想我眷村的兄弟們>
可惜都不對胃口。
今次寫貓,相片多,大眾價24元,再試試無妨。

標籤:

 
2007/01/19
  感謝
應邀出席的兩場講座完結,
謝謝梁小姐給予機會去整理腦內積存的問號,
尤其討論有關創作的可能性。
我想警惕自己要保持開放性,
做起來真的不容易。

要將抽象的東西通過話語論述是個挑戰,
亦可以說我的工作範圍某程度上就是用腦到口到手。
所以我亦樂此不疲向這方面動腦筋的。
因為如果要詞能達意,
就先要想清楚每個點的不同面,
而所謂創作這回事,要尊重流動性才能成立的。

比如去欣賞一幅畫作,
純粹透過推敲畫家的創作動機是不夠的,
要結合觀者的體驗,甚至想像力互相衝激補給才有意思。
我相信觀察、欣賞都是創作的一種,
我相信作品與觀者的互動關係能誘導出想像力,
最重要是,對事物的好奇心仍未被淡化、磨損。

村上春樹說,人最大的敵人是想像力。

你可以保留多少叛逆,
你可以怎樣善用憤怒,
你可以把握多少逆向思考的機會,
將會非常決定性。
另外,所謂意義的追尋,
可能我們所身處的小城,框架了視野寬闊的程度。
不過我認為,問題是我們文化裡面的質有過多的假大空,
有過多的犬儒,
引致我們經常運用譏諷去隱藏立場、態度,
令我們容易感到比別人目光高一點,
但要實際行動的時候,要身體力行去挑戰權威的時候,
我們又會認為這是愚蠢的,「唔得精!」
所以要確立何謂值得爭取的理想、意義這些脫離經濟效益的觀念時,
會變得迷失、不能堅定、或者不可信。

所以我認為,首先是反問自己,
在創作上所確立的課題,例如"意義",
要先去問自己是否相信,
比如說題目是<城市的墮落>,
你是否真感受到你所認為的墮落,
是否感受到所謂墮落的成份在城市裡面,
又或那是個需要探討的題目,因為你非常關心。
切忌將題目口號化、標語化,
而理由只因<城市的墮落>看起來比較有意義。

意義,要接受因人而異。
最微小,最微不足道的小事情並不代表沒意義,
只要事情跟創作者發生關係,
發展出所謂「有感覺」這東西
你就要相信這感覺非常有意義,
然後發掘跟你發生關係的意義
有多少發展空間,多大可能性。

所謂創新,意思就是要走在別人前面,
這裡面需要有勇氣去執著,
因為走在別人前面意味要有特立獨行的個性,
要有隨時跟別人意見相左的預備與覺悟。
最後,要保持幽默感。

感謝同學們的專注與耐心
有緣再會!

標籤:

 
2007/01/17
  1.4億美元‧jackson pollock
美國畫家jackson pollock作品
<1948年第五號number5>
於去年11月1日由賣主大衛‧格芬david geffen
通過私下交易以1.4億美元轉手給墨西哥金融家
大衛‧馬丁內斯david martinez。

馬丁內斯行為低調,
人們只知他剛以5400萬美元買下時代華納兩層豪宅。
<1948年第五號>原持有者大衛‧格芬
在福布斯世界富豪排行榜名列140位,
估計63歲的大衛總資產值44億美元。

jackson pollock是美國當代最著名畫家之一,
可以說在pollock之前國際藝壇並沒有給美國預留位置。
他於40年代中偶然發現滴彩的繪畫方法,
用巨型畫布滴畫出一張張氣勢磅礡的作品。
他喜歡在完成畫作之後才做剪裁,
擺脫了過去對構圖的計畫, 甚至乎成品大小的約束。
將一直由歐洲領導的現代主義繪畫裡有關
個性、力量、體驗等等徹底推到極致。
尤其pollock踏上畫布揮筆的動態被刻意或故意或無意拍攝下來,
經媒介推廣塑造成一種新穎而獨特的繪畫形式,
亦即將人置身作品內包括肢體語言與精神狀態都變成作品的一部份。
此舉不單影響往後行為藝術的發展,
亦導致美國藝術真正出現原創性。

pollock將抽象表現主義帶到高峰,
將國際前線藝術的目光轉移至美國。
可畫家本人的悲劇,
就是無法突破由他自己所發現的隨機性。

有人說問題在於pollock個人藝術天份不濟,
而我更相信跟從現代主義一路走在革新革命最前列有關,
革命革命再革命導致追求
形式突破的可能性變得舉步維艱。
另亦因資本主義大國資訊的急激發展,
冷戰氛圍與意識形態之爭引致普及文化作出反響,
傳統藝術理念受到重大衝擊,所謂創新變得越見虛無。
我想pollock想要突破個人的藝術成就應該非常痛苦。

在震撼世界的後現代主義包括普普藝術出現之後,
通俗、低俗、物質主義、解構主義、去個性化等等躍進舞台,
因二戰流亡美國的大群德國新馬克思主義者(法蘭克福學派)
創立的<批判理論>於50、60年代開花結果,
其中如班傑明的<機械複製時代的複製藝術>等著作
令戰後文化批評、社會觀察的目光與角度重新劃分,
亦令普及文化、藝術潮流的關係變得曖昧、愛恨交織。

Pollock在1956年車禍身亡,
藝壇亦進入難以獨立歸類的新時代。

標籤:

 
2007/01/14
  自述(九)黃同學
黃同學從五年級插班進來,
升上六年級重新編列坐位後,
黃同學改坐在我前面。

黃同學住在火車站對開的臨時房屋區,
臨屋區很大,當時政府有大量重建計劃,
有從不同地方被安置進臨屋區的家庭。
在小小的單位內,可能會擠入八至十人,
洗澡煮飯都在單位外面的小鐵皮盒,
涼衣就掛在門外或者公共晒衣場。
我曾目睹過一瘋漢手執菜刀挾持著家人,
最後更有防暴警察發射催淚彈,
薰得我眼淚直流。

臨屋區的夏天比一般的夏天熱,
臨屋區的冬天比一般的冬天冷。
總之,環境算得上惡劣。
在回家路上間或會遇到黃同學,
那就會一起走,直到她家門外。

黃同學也有長長頭髮,扎起兩束辮子。
我成績差,記課本的能力近乎零。
上課就經常跟旁邊的何同學說盡有味低級的玩笑,
又或者一邊發白日夢一邊畫王小虎。
旁邊的女同學如忍受不住都會向老師投訴。
而黃同學有時候會轉身小聲跟我說:
「別那麼大聲說啦,老師會罰你的啦。」

黃同學會教我家課,因為我數學實在差。
她耐性好,教我應該這樣應該那樣,還會做下筆記。
閒來我會拉她辮子,她不會發怒,
只低著頭,默不作聲。
不知不覺,黃同學變成經常造訪我家的朋友。
有時候,黃同學會幫我家收割蔬菜,
又或是我邊工作(可能是澆水),
而她就在旁邊跟我閒聊。

經過漫長的苦等,
粉嶺臨屋區的居民開始逐步搬遷。
同時我們家也被通知要收回土地。
在徬徨之際,母親申請十多年的廉租屋等到了。
我們家就跟大部份受重建影響的同學一樣,
包括黃同學,都被分配搬往大埔。

升中試後,各散東西。

我被分派到粉嶺一所工業中學,
而對漫畫的熱情亦與日俱增。
考試成績不知所謂,到中三那年被淘汰。
約一年後我開始在鰂漁涌上班,在漫畫公司。

雖然都居於同一屋邨內,
但印象中很少碰到黃同學,
有的我想都只是點點頭罷了。

某天,我無端有個衝動。
我給黃同學電話,約她到附近餐廳一聚。
我跟她說今天日子特別,想見過面。
那天天氣好嗎?我想不錯吧。
當時邨內只得一所餐廳,人不少,可不算吵。
我點了奶茶,坐在一角邊看漫畫邊等。

約十五分鐘左右,黃同學推門進來。
她變得成熟,頭髮剪短了。
我們談近況,天南地北。
心裡感受很奇妙,過去都是孩子模樣,
現我會談工作,而她也為學業奔波。
說得興起時,她從包包拿出一張卡送我,
上面寫著:生日快樂。

心裡感激,一直記得內歛溫婉,
而且做事細心、耐心的黃同學。

距今二十年,當日我剛剛十八歲。

標籤:

 
2007/01/11
  致偽君子
首先,我欠缺普遍大好人標準之條件。
我父親是個農夫,我亦自小下田耕種。
我認為父親是個粗人,這點我亦遺傳了,
我父母讀書少,我亦不覺我讀得比他們多,
我脾氣極端,童年朋友都說我容易動怒,經常心浮氣燥。
我不懂理財,會亂花錢或者花錯錢。
我心太多,做事往往不夠專一。
我承認我心高氣傲,亦承認容易粗心大意。
我承認我怕被傷害,我承認我對自尊心相當關注。
但同樣地我認為我遺傳了父親的率直。
我明白知識重要,所以我讀很多書。
我知道脾氣不好,所以要學習何謂包容。
我知道物慾累人,所以要學習反省佔有。
要不計較的廣博去容納不夠專注的好奇心,
要做自己相信的事去面對傲慢與妄自尊大。
我鼓勵自己努力,因為我知道生活不容易,
我會做錯決定,會對不起別人,會對不起朋友,
但我敢說我沒有一次沒勇氣去說一句對不起的。

我討厭那些本土生產的謙謙君子,
我討厭那些自持有中產氣質的男性風度,
我討厭那些用受害者、弱者去包裝的所謂好人,
我討厭那些為一己私慾去踐踏朋友的偽君子,
我討厭那些面對權威就只懂奉承的識時務者,
我討厭那些黨同伐異的偽道德者,
我討厭那些將別人付出的據為己有的掠奪者,
我討厭那些口蜜腹劍、巧取豪奪的斯文敗類,
我更討厭那些自認依足手續、自認問心無愧,
將笑容、和諧、善意、無奈等混合鬼話連篇
來掩飾認同人不為己、天誅地滅的偽善者。

最後,我仍欠缺普遍大好人標準之條件,
因為,我仍欠缺一般大好人給人之基本印象,
因為,我從未以做一個大好人為我生活目的,
我只想盡能力去做沒有與我價值觀相違背的抉擇,
去學習堅強,承受任何決定隨之而來的後果。
那位大好人,
你已經擁有我討厭系列所有成份或者更多,
尤其在你漠視誠信後那令人作嘔的禮貌語調。
我深感後悔昔日為另一朋友對你批評時
我所為你提出的辨解。
就因為我說的話,他重新認為你是他的朋友。
而結果當涉及榮譽與利益時,
你義無反顧將他出賣、孤立。
你忘記他曾經對你工作的二流技術作出提點,
你忘記他曾經對你所思所想作出支持,
你忘記他曾經在你受到屈辱時有精神支持,
你甚至譏諷他痛失所愛時的落寞與傷心。

扮作大好人的你,
我為曾經引薦同伴跟你合作感到遺憾,
我亦為曾經視你為朋友感到難過、羞恥、憤怒!

標籤:

 
2007/01/10
  自述(八)銀河
父親工作的農地很大,
我想....面積差不多兩個足球場吧。

種菜的泥須要不同的雜質才會肥沃,
所以說老方法會用糞便來灌溉,
這可令泥土日複一日屯積大量養分,
其中有不少都是鹽。

父親下田都赤腳。
一來方便,二來不怕傷害農作。
我們種的菜早年有荳苗,
後來是白菜、菜心、芥蘭、韮菜等。
每逢下田,父親會連續幾個小時蹲下或者彎腰,
有時是除草,有時是噴殺蟲劑,當然還有收割。
因為工作時間長,而且腳都會埋入泥土裡,
父親腳趾與腳趾的縫都被醃得變成白色,
間或會腐爛,流出濃水。

自懂事就要幫家,
澆水、除草、收割都要做。
從小學四年級開始,每天四時左右起來,
頭上用帶子綁起射燈,與父親用個多小時摘下韮菜花,
在六時三十分前包紮好送到早市的菜墟賣。
約五年級下學期開始我獨個兒起床工作,
直到中學二年級,政府下令地主收地為止。

如是春天早晨,遍山都是濃霧。
厚薄不一的煙霧會將自己包圍,
視野亦不超過六呎以外,
就像胡金銓的「空山靈雨」,很迷離的。
若是冬天,由於我家用井水,
地下水溫度比地面高,
所以當水從井抽出時不單會帶溫熱,
而且還會冒起白煙,像煮沸的水。

那年頭天空很藍,遠處有座不高的山,
山上面有兩三個墓地,週邊都是綠草。
不時有人在呈半圓狀的山頂經過,
像個剪影。
在我家附近,有户人性伍。
伍家有兩姊妹和一個弟弟,
而門前有荷花池,池上有破舊的涼亭。
無聊時我會到涼亭坐坐,
手拿白雲汽水與廉價豬肉乾
跟伍家三姊弟風花說月。

季節轉變,
會見到成V字的雁群南飛,
會見到滿天急速拐彎的燕子,
會見到灰濛濛的蜻蜓海,
會見到亂竄的水蛇,
會見到一團團的黑色草蚊。

入夜後,天上都是星,也有流星。
它們真的在閃爍,交疊出銀河。
曾經有一次,大雨後,
彩虹橫越天空。
很多人走上街,大家面向同一方向,
看得出神。
陽光將田野照得又白又亮。

這時候,
我家的貓「咪咪」躺在柏油的屋頂上休息,
那裡剛好有樹蔭覆蓋出陰影,
懶洋洋的牠先望望群眾,再望向彩虹,
然後彷彿輕蔑的說:
「大驚小怪!」

標籤:

 
2007/01/08
  刑房
Quentin Tarantino、Robert Rodriguez
新片:刑房 Grind House

影片由兩部60分鐘電影組成,
Quentin 、Rober各做各,
Quentin的叫<死亡証據Death Proof>,
內容全都有關屠殺。
不用刀,用車。

而Rober的叫<星際恐懼Planet Terror>,
僵屍加巫術的暴力大合奏。
兩部片的銜接處,
將製作幾個假預告片,
內容是有關黑人、功夫、色情等等。

有預告片睇 :Grind House
呢兩條友,真係玩得好開心!

標籤:

 
2007/01/05
  戀物記(8)
從前會留起報紙廣告,
當然,大都有關電影。
唉.....我真係好多唔等使嘢....


<今夜星光燦爛>非常難頂,
睇到個人有d火滾果種。
不過當年都會捧港產片場,
甚至好有心去睇首映或者午夜場。
<今>片由邵氏與湯臣出品,
監製是徐楓、方逸華
美術指導李仁港,
導演是許鞍華。
而潘廸華、吳宇森、徐杰就友情客串。

<雪在燒>拍攝於1988年,譚家明導演。
無記錯故事講殺夫之類,
女主角葉全真有裸露演出(好唔錯!)
<雪>由朱延平監製、曾志偉策劃、杜可風攝影。
<好朋友電影公司>製作,
領導<好朋友>有曾志偉、譚詠麟、泰廸羅賓。
出品有羅卓瑤導演<我愛太空人>、
章國明導演<點指賊賊>、
柯星沛導演<金燕子>等等!

標籤:

 
...虛擲還是充實...點一根煙,就讓火光代替陽光.........

我的相片
姓名:

先做漫畫,再做設計,現做電影。想做好創作的。例如寫小說,例如寫劇本。能寫出「一瞬之光」這樣的通俗故事是我的理想。

封存
2005-11 / 2006-04 / 2006-05 / 2006-06 / 2006-07 / 2006-08 / 2006-09 / 2006-10 / 2006-11 / 2006-12 / 2007-01 / 2007-02 / 2007-03 / 2007-04 / 2007-05 / 2007-06 / 2007-07 / 2007-08 / 2007-09 /


Powered by Blogger

訂閱
文章 [A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