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的磋跎
2007/05/29
  Control

從明報得知後,
集攝影師加MV導演於一身的
Anton Corbijn首部電影作品: <Control>
令我非常期待。
生於1955年荷蘭的Anton Corbijn將搖滾史上
傳奇樂隊之一Joy Division
主音Ian Curtis那短暫一生重現。
事跡根據其妻Deborah的回憶錄為藍本,
而實際上Anton Corbijn亦曾在70年代
受聘為Joy Division拍照。

Ian Curtis,生於1956年7月5日英國奧脫福,
1976年,Peter Hook,Bernard Summer和Steve Brotherdale
遇上Ian Curtis,及後組軍Joy Division。
談不上是Joy Division粉絲,
他們太灰,歌聲太死,太沉鬱,
我本人精神上亦太灰、太死、太沉鬱,
所以總認為無謂物以類聚了。
但若果偶而想在一片荒涼的悲劇感內
沉溺一下、沉醉一下,
那Joy Division的音樂
Ian Curtis的歌聲的確可以為苦悶刻板的日常生活
加添某份可以觸摸得到的憤怒、痛苦與落寞。
Ian Curtis成名後不久,被證實患上癲癇症,
有傳服用治療藥物後令有抑鬱傾向的他
病情日益嚴重,加上他本就迷戀死亡,
終在1980年5月18日在家中廚房自縊身亡。

<Control>是部黑白片,
導演說回憶裡面Joy Division的顏色只有黑白。
從舊照片中,
Ian Curtis的舉手投足彷彿早注定是個悲劇人物,
雞先蛋先就無人知,
但何謂型呢?
我認為Ian Curtis都真係幾型。
(唔好講才華先,又唔好講佢早死呢單,我地講feel得啦掛)
趕名牌趕潮流型得去邊,
頂多是個牛奶書內的偽上偽黑人罷了。

* youtube預告片: Control

標籤:

 
2007/05/28
 
三位年輕人,
希望你們考試順利。
不要給自己太大壓力啊....
閒來可以聽聽音樂放鬆放鬆,
又或者做做運動發洩一下沉悶也可。
大事過後,
火炭碰面來個塗鴉創作
然後再大吃大喝,我請客。
讓你們將青春揮霍一下,
不壞吧!

努力!
 
  文子光影<赤色天使>





同樣是增村保造,
1966年文子拍攝了<赤色天使>
一個隨軍護士驚心動魄的經歷,
冷酷、殘忍、荒謬.....
文子演得落力,
可電影的整體表現只屬一般。
其中增村作品的影像質素依然,
攝影師小林節雄
拿握闊幕構圖扎實精美。

標籤:

 
2007/05/27
  令人作嘔
這地方,還有什麼希望呢....
在我長大的環境裡面,
尤其是我的長輩,
縱然有不同的過去,
縱然他們未必如一般人所認為,
擁有什麼成就,擁有什麼驚人發現、發展
但任何一個曾經在這地方努力過、
掙扎過、生活過的人,
都為這地方的成就、表現努力過吧,
一個行為粗魯、說話沒有一般所謂教養的人,
就代表他須要被邊緣化,被排斥出去嗎?
有多少個外表飽讀詩書,彬彬有禮的,
實際上是世界少見的偽君子、大壞蛋呢?
一個好人,就是表面交代出來的一切嗎?
看著我長大的一個個長輩,
他們從第一代難民潮來港,
沒有讀過什麼書,亦沒機會讀過什麼書,
要奮鬥得到成就嗎?
可能除了生存活命,其他都來不及去想了...
我永遠記得爸媽跟我說,
來港後怎麼與鄰里守望相助,
怎樣跟別人義結金蘭,
去為追求得一安樂之窩互相扶持。
他們每一個我認識的,
有些已經仙逝,有些已經老去,
有些已經音訊全無,生死未卜,
但我敢說,我在這裡鄭重的說,
他們都是好人,
他們都擁有高尚人格,
他們重情義,重視原則
守信也同時關懷別人。
這在過去是普遍得就如平常事的倫理價值,
是常識,不用學,不用教。
我不要這地方變成新加坡,
變成連粗話也是評定人素質的依據,
係咪癲能左!!
究竟發生什麼事,這地方變得如此不堪,
變得如此虛偽難受呢。
我的長輩們,男的女的,
有那一個不說粗話,
有那一個不舉止粗魯呢。
那些在電視上的高官,
你們每一個都並未擁有過為人的條件,
那些偽道德家,你們就隱居深出
做個自給自足自慰的世外高人吧!!

年輕的,你們快快離開吧,
這地方,還有什麼希望呢....

標籤:

 
2007/05/26
  文子光影<萬字>




再來增村保造導演,
改編自文豪谷崎潤一郎作品,
異色奇片<萬字>
若尾文子將眾男女弄至神魂癲倒,
尤其女主角岸田今日子
被美人文子迷到死...
性關係總之有幾亂得幾亂,
最後滿城風雨兼攪出人命。

至愛之一,推薦!
有港版dvd。

標籤:

 
2007/05/24
  文子光影<處刑房間>




年輕的若尾文子演出1956年
名導市川崑作品<處刑房間>。
原著是大江健三郎口中的政治失敗者,
右翼龍頭政客石原慎太郎所作,
收錄於<太陽的季節>小說結集之內。
小說面世後,轟動流行。
激起青年間所謂"太陽族"旋風。

標籤:

 
2007/05/23
  若尾文子

痴迷平民之花, 是從這裡開始的:<<>>

標籤:

 
2007/05/22
  自述(十)一個人
在熟睡中,爸強而有力的手將我搖醒。
「起來了,夠鍾了。」他粗魯的拉我一拉。
我擦一擦眼睛,不情願的坐起來,
硬將不想打開的眼睛撐起。
這時候床頭櫃上的時鍾照樣滴踏、滴踏的在走,
而指針剛好停在早上3時正。
我穿好上衣,感覺很想倒下,再睡...
爸已經準備妥,拿起手電筒。
「不要坐著睡,看完回來再睡吧,機會難逢嘛!」
他拍拍我的頭說。「我知道了...」我沒好氣的回答。
刷過牙,洗過臉,清醒得多。
媽仍在睡,我問:「起來啦,妳不看嗎?」
媽沒有回話,只懶洋洋的轉過了身。
「你媽說不看,我們出發去。」已經到門外父親說。

我和爸走在長滿短小青草的路,
四周只有青蛙、草蟬的叫聲,
當腳每踏出一步,路兩旁的青草堆就會有
剛從蝌蚪轉化成的小青蛙躍進水坑,
有很多,就像倒下一碗黃豆一樣蹦跳擴散出去。
月亮的光輕抺農田的泥路,恐怕有蛇會竄出
所以父親將手電筒的光照向遠一點。
農田兩邊的樹是黑夜裡更烏黑的雲,
一點點的風會讓樹葉搖晃起沙沙的聲音,
竹林會因為竹幹的相互磨擦而霹啪霹啪的低叫 。
約十分鐘,我們走至一處更為空曠的農地,
兩邊的樹叢退出視野,留下潮濕的草香。
站在剛收割後的農地,
會聽到蚯蚓土狗等昆蟲翩動泥土的聲音。
記得左邊是一間老舊的平房,昏黃的牆身漆油龜裂剝落,
傾斜又佈滿鐵銹的鐵絲網圍起平房,
上面糾纏著蔓藤植物五爪金龍。
前方右邊有木建的養豬場,如風向對位,
濃濃的豬糞味道會捲過鼻孔。

爸關上手電筒,抬起頭,靜默地看。

月亮在微微向上的眼角處,
深沉的夜可以看見月亮表面那灰灰的痕跡,
漫天的星就像有聚有散,會發光的沙粒,
有時候閃爍,有時候只呆呆的亮,
有時候會突然劃過夜空,像一條細線。
我們仔細搜尋,
將黑色的天用想像規劃起一片又一片的方塊,
用地毯式調查星的位置。

十五分鐘後,爸問:
「究竟九星連珠,是那九星?」
「電視說要看方位的啦,說什麼看起來像連成一線這樣..」
爸回說:「任何星看起來都可以連成一線啊!他媽的!」
爸再看了片刻,便亮起手電筒:
「我回去啦,早上買份報紙吧,應該有圖片指導才對。」
我不忿:「你先回去吧,我再找找。」
「那不要留太久啦!」爸打起電筒遠去。

最後百年難得一見的九星連珠依然不見,
逗留半小時?一小時?
我都忘記了。
星對我來說並不特別,
因為每個夜晚景象大都一模一樣,
除非下雨。
但三點多的漆黑,獨自在全沒人影的農田,
沒有一點燈光,
人聲、電視聲、吵鬧聲、哭聲、笑聲...
都沒有。
我發現,
原來寧靜是這樣滋生的
原來寧靜是這樣孤獨的
不太壞,我認識到。

標籤:

 
  thanks!


感謝依沙貝小姐及其樂手
穿起我出品的t-shirt 演出,
歌聲很悅耳,還有清柔的結他。



看起來舊作品賣相仍不錯,
是時候推出新產品,
再戰江湖了!
 
  戀物記(10)

那時候生活非常浪蕩,
沒有什麼收入,
所謂日子都是在茶廳渡過。
一本小說,一杯奶茶
坐下就是四至五小時。

記得之前在六四吧辦過小型畫展,
舊朋友、新朋友齊來捧場。
印象至深是翡翠小姐,
還有小西先生,他女友寶山小姐,
當時小女孩還未變成今天
別人口中的激進藝術家、藝評人。
95年跟梁小姐、大頭先生
於藝術中心舉行聯展。
開幕很忙,從坪洲搬畫到灣仔,
掛畫、買食物...
我最欣賞的畫家蔡先生到場,
點出了我從未想過角度,
覺得,自把自為去做點事情,
真的很快樂。

自把自為....
在別人眼中應離此不遠,對我的判斷...
可我從來就是小說<其後>內所說的人...
寧可選擇放棄去壓抑慾望,
「誠者天之道也‧但非人之道也」
這話就像個魔影一樣多年盤旋於腦海....
有個小裝置,
立起兩個玻璃瓶,瓶口都緊貼著
裡面都滿載不同顏色的藥丸,
我叫它做<接吻>。
現實大慨如此吧,我想。

如有第二回,我會命名為
<絕對‧全身檢查之香港抗菌報告>
在粉嶺聯和墟舉行。

主題是抗菌失敗,
只留下一片鄉愁..

*圖片是宣傳用之名信片

標籤:

 
2007/05/17
  馬屎渣
馬力
你毫無疑問
是個徹頭徹尾的人渣!
 
  致楊老師的學生
多年來與小學同學仍有聚會,
看着一張張熟悉卻又難掩歲月痕跡的面孔,
會明白到光陰消逝的速度實在無情。
昔日漫長而彷似永不會完結的學校生活,
流轉之間已成一幅又一幅的老舊照片。

性格決定命運還是真有選擇將來這回事...

曾經的好友畢同學究竟生活如何,
我忘記不了他被老師體罰後所引起之風波。
所謂體罰,就是屈膝用腳踢他的頭。
力度不大,可動作相當粗野。
及後同學們在他家說漏了咀,
畢同學父母親大怒,要控告動粗者。
我記得畢同學每天被拉扯在家長與其他老師之間,
一邊堅持追究,一邊希望息事寧人。
「大人的事小孩又怎會有權影響。」
小丸子故事有這樣的一句話。
結果我已經忘記了,可畢同學的變化就由此而起。
他臉上的苦惱與困惑來自被操縱然後被放棄,我想。
有關追究,他不想,因為早已經原諒。
要息事寧人,這不到他作主。
勸說他的老師知道事情難以收拾,
向畢同學表現了極大的失望、埋怨、放棄的態度。
在校園一角,他讓我第一次領會何謂無奈,
是嘆氣又再嘆氣....
升中後,得知原本尚算溫文的畢同學變得粗魯,
有次在火車上碰到,他跟另一位伍同學一起。
二人中四,我剛出來工作,上班途中。
連串髒話的畢同學浮躁得令我吃驚,
而且言談間不斷呈強,時不時流露冷嘲熱諷,對我。
在別人口中,他越來越壞,
越來越遠去當年同窗印象..

偶然我會想起此事,
嘗試用想像來延續事件對畢同學與老師的影響,
嘗試用我的角度去補充那些不為人知的留白處。
然後推敲、想像,再推敲、想像...

所謂變化,並不一定在於特定的因果關係,
或者起落浮沈的際遇才是關鍵。
堅強、軟弱、膽識、運氣等等
都從最大至最微小的事情當中成長甚或發酵。
我感興趣的題材就只是非常老土的一句:
是人生的一切。
畢同學與動粗的老師都各有故事,
我們都不可能清楚知道有關人的每一個點,
例如情緒推動行為再由行為帶回情緒,
是憤恨、懊悔還是失落呢?
我天份不夠,我仍然努力去學習如何認識<人>
以為忠肝義膽實則背信棄義,
以為力量微弱實則妄自菲薄,
自信滿滿的實則只為了掩飾虛弱的心,
大義凜然的實則只因為修飾內心黑暗...

故事每天上映,留白處就用想像去探討。

權威不可信,憤世嫉俗未必不好,
這是年輕的本錢與專利,
西九、天星、皇后覺不平就大聲說句你老味!
想申訴義憤就勇敢拿出膽色說不
浪漫一點、野性一點、放縱一點、叛逆一點,
這是創作條件最基礎的要求。

青澀的校園生活,能為未來之生活態度定調,
一場球賽、一場戀愛、一場偶遇、一場群嘔
都會為創作方向灑上養分,
讓有機會去認識<人>時為留白處添加選擇。

我並不厲害,只是經驗多一點再加上或多或少的武斷,
從經濟學角度我是個負資產,是個失敗者,
可我骨頭夠硬,未死故事未完,
況且大部份時間我懂得原諒自己。
回過頭我非常珍惜與老同學聚首,
人生嘛,從變幻中可以引証。
跟同學們認識令我快樂,
感激能給我重蹈校園的機會。

我跟老坑拳佬洛奇一樣,
認為有heart才有意思。
共勉之

標籤:

 
2007/05/07
  都好


睇下dvd都好吖!!
好過無咁啦!

妳話係咪吖bonnie小姐
 
...虛擲還是充實...點一根煙,就讓火光代替陽光.........

我的相片
姓名:

先做漫畫,再做設計,現做電影。想做好創作的。例如寫小說,例如寫劇本。能寫出「一瞬之光」這樣的通俗故事是我的理想。

封存
2005-11 / 2006-04 / 2006-05 / 2006-06 / 2006-07 / 2006-08 / 2006-09 / 2006-10 / 2006-11 / 2006-12 / 2007-01 / 2007-02 / 2007-03 / 2007-04 / 2007-05 / 2007-06 / 2007-07 / 2007-08 / 2007-09 /


Powered by Blogger

訂閱
文章 [Atom]